【历史文化】荣县的那些桥‖程永良

程永良荣县境内有众多山地丘陵,降雨集中在夏季,水量大,暴涨暴落,滩口多水流。有山就有水,有水就修桥,于是形成了荣县“三多”:山多、水多、桥多!倒影在河中的乐德镇高滩桥

从桥的修建、命名、价值看,荣县每座桥背后都有故事和传说。下面以双石桥等桥为例,作一介绍。

地名双石镇得名于双石桥。古时这里场镇边有小溪,修有地势低的石磴矮桥,遇洪水淹没,不便人们赶集赶场,清道光24年(公元1844年),在原石桥基础上又建石桥,高9尺、长5丈6尺、宽6尺。桥上桥,命名为双石桥。后将桥名所在地改为双石乡、双石镇。双石镇是吴玉章故里,如今是漫画小镇。

很早为白马桥。据传,古代有一位讨伐反叛的夜郎屡立战功的将军,其爱马死于此地,修建一座白马庙纪念,筑桥时命名为白马桥。清朝光绪十年时,改建白马桥,桥成,遇一新娘路过桥,须说四言准过!新娘随口说:“新娘踩新桥,桥基万年牢”,故重命名为新桥。新桥乡、新桥镇由桥得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今天“新桥枇杷”,是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本地李子树多,集市所在地于清朝道光二十五年建桥,命名为李子桥。“李子桥离城40里,市以桥名”。乡以桥为名,改名为李子乡,2001年李子乡并入双石镇。

相传此桥未修成,有一位身袭白袍,身姿飘渺,道骨仙风,风吹仙袂飘飘举的老人从街上向桥走去,刚到桥中被人发觉大喊:“神仙过桥,神仙过桥!”随后老人大吼一声,跳入河里不见形影。亦说,桥成前夕,一位衣着破旧的老人在桥头熟睡,赶不走。“踩”桥时间到了,大家焦虑等待“踩桥”的县长到来。此刻却见老人突然向桥中央走去,大家高声喊:快回来!快回来!……见众人呼喊,或惊或怒,一下子跳到河。大家赶紧到河中救人,却没有人、尸的影子。桥成,改名为跳尸河。后来,桥的两端易垮塌,能工巧匠精心整修加固后说:“桥实不垮,要取镇(稳)之义”,故改名为镇江桥。民国31年,县政府以涉嫌宣传封建迷信为由,发布(城厢)民字第896号,将“镇”改为“正”,即后来的正江乡、正江公社人民政府所在地。现已并入长山镇,改名为正江村。越溪河上的正江桥(图片选自《美丽的家乡》)

民国版《荣县志》载,踏水桥:踏紫山(铺)两里,长五丈五、高七尺、宽五尺。为何取名“踏水桥”?民间传说与清代荣县知县黄牯牛(黄大本)治山治水有关。为治啸天龙这山龙,他命人除了崭断啸天龙的七寸龙颈外,还修建一座桥取名“踏水桥”。踏水桥让众多的来往车马行人经过,紧踩踏困锁住龙爪,缚住了恶龙。这桥成为东连重庆、内江、自贡、荣县,西至乐山、雅安的大通道。

位于长山镇平滩村。修桥过程中难度加大,耗资巨大,修桥的主人无法承受,眼看即将完工的桥就要报废,大家心急如焚。姑嫂二人站出来说:“我俩想办法!”她们每天没日没夜做布鞋、鞋底。布鞋是当时普通人家的奢侈品,高档物。拿到就近长山、双古、观山去出售,换成钱继续建桥。长时间熬夜加班做针线活,两人眼睛通红,双手都肿胀。桥成,命名为姑嫂桥。过去,此桥是荣县经长山北上双古抵成都的一重要通道。

今双古镇内,清同治年间由程姓募捐一桥,耗资百元(银元),后讹为白云桥。此桥所在地为原建华白云大队驻地。

今铁厂镇黑观音村境内,已消融八百年的铁山僚人吃尽苦头,才将巨石做成桥板,命名为苦桥。亦说僚人要报仇,需吃尽苦头,叫苦桥。桥所在的山沟叫苦桥沟,为沙溪河的源头。苦桥沟的两侧有滴米寺遗址和髽尔岩,以前有煤厂,今成宜高速公路从旁边经过。

位于旭阳镇境内,相传以前一户人家捐一锭银子修建的桥,取名为银锭桥。此桥是公路修建前荣县西通铁厂、长山、或青白、双古的主干道。

宋朝绍兴时名:飞仙桥。愚石著《飞仙桥》一文写道:飞仙桥“濒东溪,临竹王,仰大佛,集山水之美,沾竹王之光,又有佛佑,神仙向往之所,飞仙可常见也”。因南宋第三个皇帝赵惇即宋光宗曾任荣州刺史,荣州是天子的“潜邸”,公元1190年(注:源于道光版《荣县志》),荣州因此升格——绍熙府。城门于此处,1947年修公路桥时改名为民生桥,因位于县城之东,故名东门桥。

位于沙溪河支流上。赵翰林路过三十余次,他著的《荣县志》载“长一丈四、高七尺、宽五尺”。桥的上方是长山盐矿“106”的输卤管。沙溪河上的筠山桥(摄于2021年8月23日)

(感谢荣县农民作家协会邹光耀老师提供帮助!参考资料:《荣县志》《四川荣县地名录》《荣县乡镇概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