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见三明丨大田土堡里蕴含着多少关于“福”的寓意和故事?一起来了解

原标题:“福”见三明丨大田土堡里蕴含着多少关于“福”的寓意和故事?一起来了解

旧时,大田匪患严重,各村都有建造土堡的习惯。土堡用于防御兼做居住,许多内部设施‘福’文化元素浓郁,处处彰显出时人居安思危和求吉趋福的朴素愿望。

3月2日,大田县博物馆馆长陈其忠在均溪镇许思坑村芳联堡,指着窗格上的“福”字透雕和防溅墙上的蝙蝠彩绘向游客介绍。

芳联堡为府第式建筑,始建于清嘉庆十一年(1806年)。整座建筑前方后圆,形同马蹄,堡墙高7米、南北宽50米、东西长67米,墙基砌石1.5米,上部的夯土厚实高大。堡主在墙外掏水池修成月牙状,边缘小路铺卵石。

陈其忠介绍,大田县在历史上曾有大小土堡近千座,如今保留下的有40余座。芳联堡、安良堡、光裕堡、绍恢堡、泰安堡、广崇堡(堂)、琵琶堡等7座土堡群,被列入第七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国建筑传统崇尚天地同寿、阴阳调和、万物正固持久、居家吉庆呈祥。芳联堡建在两座大山夹缝处的河谷,一条小溪环堡而过形成天然防御屏障。土堡正面不设门,3个边门都对着溪流。住在堡里的村民解释,老建筑的架构迎合财运,尤其南门迎水预示着人丁兴旺,人文环境与自然环境和谐共生。

建在独立山岗上的琵琶堡,外形酷似乐器琵琶。因所在位置状似花萼和山脉吐出的舌头,村人称作“金蛇戏龟”“堡”。堡西面溪流奔腾形成瀑布,水声喧哗似琵琶弹奏。配套附属建筑在门口筑水池为琴,修小路为弦,在路口分叉处立长条石寓意琴把。文献记载,村里的游氏先祖当年选用地势与地形的貌似,刻意把土堡造出琵琶的模样,取“琴瑟和谐”“剑胆琴心”之意,镇匪驱邪、风调雨顺。

土堡群中唯一由畲族人建造的安良堡,外形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猛虎张大巨口紧贴山边,其势震撼令人望而生畏。安良堡熊氏宗亲理事会会长熊天棋说,土堡前低后高,台基水平落差达14米,堡墙上逐级抬升建有48间包房,屋脊高翘如雁阵列队和鱼鳞重叠犹如布达拉宫,极具音阶感。土堡门对如桌案的福山,背靠玄武峰,苍松青翠,左山似青龙俯首饮泉,右山像猛虎锁涧严密把守水口,体现出当地乡土建筑中藏风、藏水、藏福和聚气生财的理念。

芳联堡内部建筑为三进重檐悬山式穿斗梁柱结构,中轴线柱,中间为太师壁和神龛。厢房及两侧护厝做住房,天井边上的厅与阁楼处设书房。条石砌边,灰土铺地,支柱承重,布局井然。

窗和隔扇门大括号纹装点,下设群板,门当上点饰葵花、月华锦。架梁和雀替上有莲花、鹭鸟衔鱼、莲蓬、寿字透雕。抹头木雕鎏金铁甲将军、虾兵天降、鱼跃龙门、指日东升、关公试刀、佛手等纹饰,书房门扇木雕“福在眼前”“富贵平安”“马上封侯”“雀报喜讯”“年年有余”等纹样,寓意美好。

光裕堡正堂屋面为二重主脊,脊上立面用红色无釉面的变体钱纹、龟背锦漏透砖雕装饰。防溅墙上彩绘文官武卫、五福满堂,还有灵芝、仕女、蝴蝶、蝙蝠、牡丹、冰梅、夔纹、香草龙、万字号、人物故事等。灰塑的楼台亭阁和树石栏杆,楷书“诗礼”“传家”。

“要像雄鹰一样展翅高飞,要有马到成功的精神,做官和做事应像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清廉,精炼的身体如灵芝一样长寿。”泰安堡和附属建筑广崇堡,当地人称“铳堡”,铳堡主人林氏的祖先这样告诫后人。土堡内石质鼓形檐金柱的柱础四开光,浮雕鹿、鹰、马、莲花、灵芝等,同时边饰折枝如意和缠枝莲,强调人生如意与幸福绵长。

当地“福”文化民俗研究者涂建德介绍,县内谢洋乡仕福村有仕福堡,石牌镇小湖村有福兴堂土堡、长溪村有福兴堡、马山村有福昌堡,前坪乡前坪村有盛福堡等,均为时人为躲避土匪所建。

太华镇小华村明末所建的泰安堡,在1857年改造扩建过,增加了角楼的高度和堡墙厚度,增设书院、练武厅、议事厅。

涂建德介绍,清咸丰年间,民不聊生,匪患四起,官府和绿林狼狈为奸,烧杀掠抢时有发生。桃园悍匪“红钱贼”四处放火掠夺和抢占民女,四乡百姓苦不堪言。小华村林氏宗亲和张氏村民义愤填膺,伺机讨伐。咸丰七年(1856年),“红钱贼”探子踩点途经村中,时天色已晚便借住张家。村民趁着夜深人静,合力将其缚绑活埋。贼首得知后大发雷霆,扬言不报此仇誓不罢休。村民闻讯组成团练,于当年4月5日先发制人围剿贼巢,不料寡不敌众,乡勇林青地、林青钮、林学一和林学庐等被生擒处死。之后,“红钱贼”倾巢出动,于同年10月22日拂晓侵入村中,掠杀放火,现场惨不忍赌。乡亲们痛定思痛,于第二年改建泰安堡,从此安居乐业。

安良堡于清嘉庆十一年(1806年)由畲民熊坤生倡建,报至福建巡抚衙门批准备案,鸠工兴土后历时5年建成。安良堡建成后数次受到土匪围攻,《熊氏家谱》记载: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安溪匪首陈国辉围堡数日,无奈熊氏家族据堡死守,陈匪只好退去;1941年7月,永安青水土匪王仁峰率匪众数次攻打安良堡,未得逞。

芳联堡由张元梅修建。相传,由于工程巨大,所需石料与石匠均由外地引进,土堡建造过程常有粮款被骗和偷工减料的情况发生。押运人员中有心术不正者,一石多记骗吃喝,张家以宽厚待人不揭穿。又一日,张父见一石匠在工地上偷懒睡觉,他没有吱声,反而拿过碎石把对方泡在水里的脚垫高。

张家的后人说:“福有福报,善举感动了所有人,从此同心协力一起把土堡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