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级别最高的四种钱币个个价值连城有钱都难买到!

为大家介绍明代级别最高的几枚古钱币,这些品种都是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大珍,华光谱一级。平常市场根本见不到(基本全是赝品),真品都是某些名人发现或出土的“孤品级”,最终归属也都是各大博物馆。

世人只知南唐开国皇帝李昪铸造的稀世名珍大齐通宝,失踪的缺角大齐更是泉界最知名的钱币,却很少有人知道明代也有一枚缺角名珍。迄今为止,入谱入书的明永乐通宝背三钱,仅见一缺角者,为已故著名钱币学家王蔭嘉先生旧藏,现存上海博物馆。据介绍,1929年除夕,王蔭嘉先生在苏州以五百大洋从一老翁手中购得此钱。

王蔭嘉先生将此钱视为至宝,秘不示人,甚至连钱拓也从不外传,以致钱币巨著《古钱大辞典》都未能将其收录书中。

1984年,马定祥、马传德父子拜访王蔭嘉之子王健舆时,方始见永乐通宝背三钱之真容。其后不久,马传德先生在“明代珍钱-永乐通宝折三”一文中(此文载于《中国钱币》1985年第4期),首次将此钱向外界做了介绍:“该钱楷书,直读‘永乐通宝’,背穿右铸有‘三钱’两字。

制作精整,笔势磅礴。质为黄铜,生坑,原钱缺左上角,幸文字未损。直径为33.5毫米,厚3毫米,”并称之为“孤品”。又据邵磊先生著《收藏与投资丛书-钱币》一书介绍,此钱重12.4克。

1983年秋,古泉专家孙仲汇参观南京博物院建院五十周年展览,在江苏省通史陈列室中,一枚铜色金黄,质地细密的嘉靖通宝当十大钱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很可能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我国最早的铜雕母钱。

据史载,明代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时曾铸过这种大钱,铸额仅三万枚,流传到今天已经非常稀少了。传世的嘉靖当十钱计有大字,小字及异书三种版别,而此枚嘉靖通宝与三种版别均不相同,其文字瘦劲,与一种名曰“斜立嘉靖”的小平钱相似,且字口如斩,精美异常。当南京博物馆陈列部的张旭华同志将此钱取出后,经反复审视,大家一致确认其为雕母无疑。因雕母系精铜刻成,表面光洁细腻,没有砂眼气孔,与铸钱截然不同。

古代翻砂铸钱首先要手工刻成铜样(或锡样,铅样等),称为雕母,以供当局审查挑选。而流传至今者,皆成珍品,清雍正之前的雕母钱均属凤毛麟角。明代的铜雕母钱以前仅发现两枚。

一枚是万历通宝小平雕母,那是泉界前辈张公午先生在一大串普通钱中发现的。另一枚是罗伯昭先生于生前捐献给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崇祯通宝小平背上星雕母,为马定祥先生鉴定。

新中国后,明代雕母钱还是第一次发现。若以年代及质量而言,此枚嘉靖钱堪称中国铜雕母之冠,它反映了明代中叶的制钱工艺。那天衣无缝的刻工,使清代的雕母黯然失色。四百多年来,它逃过了多少劫难,又回到了人民的手中,可算是一个奇迹吧。

直径超过85毫米的特大万历通宝镇库钱,就问你馋不馋?此钱铸造精美,钱文书法一流。原为民国时期戴葆庭先生收藏,后转让给钱币收藏大家李伟先先生,上世纪六十年代,李伟先先生把包括此钱在内的所有藏品无偿捐给了上博。

张献忠“江口沉银”应该无人不知了吧?过去堪称孤品级的西王赏功,一下发现了200多枚,金银铜皆有!它并不属于流通货币,性质为奖励军功的纪念章,只有功劳卓著的人才有资格获得此奖赏,因此铸造量极少。

明代的一级币特别少,随便出现一枚那都是轰动泉界的盛事,真正有钱都难买到的名珍!如果你真的发现了,而且是真品,别急着开心,除非是很久以前的“传承有序”、“名家旧藏”,或者在拍卖会上购买,否则拿出个“野生”的,不但卖不出大价钱,还很可能会触犯法律,就像之前某藏家拿出的“西王赏功”,结果被请进去喝茶。

这就是收藏界的“潜规则”,只要是那种珍贵文物级别的藏品,必须要有“合法”的收藏纪录。高端拍卖的某些利益群体,甚至会和盗墓贼、走私贩子合作,把“出土文物”走私到国外“镀金”,然后再卖回来就“洗白”成合法的了。